沒有




這早
我只是專注感受著心底傳來的痛
沒有力氣 更沒有什麼被激發的黑暗 讓我想寫字
我說「死心了」 哭戲則留在腦子自行演出 表情木然
或者 我就學會了 不隔空喊話 直接對你寫信 然後沒有回音
反正都是沒有回音 不如寫在部落格多點觀眾
(以前我確實可以帥氣又任性又小女生又自以為是的這麼說)
但是 現在我不行了

其實 我的憂傷嚴重到讓我無法寫字
因為
不想描繪痛苦 不想記住難過
不想自曝其短 不想面對現實
就像糟糕的星座預言一樣 不要告訴我
於是 我成了挺常 哈哈哈哈的人
變開朗了嗎
沒有
真的沒有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