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轉貼而已

有些話,我早已沒腦力,沒才情,沒那個心情寫下來了
但是,當我看見總是心靈相契的朋友,寫出近似的心情,
畢竟還是懂得感嘆及感受心底傳來的呼應。

我說「我是真的很想轉貼,手很癢,甚至根本就想放成置頂文章,雖然這一切都不是我寫的」
她說「好啊好啊!你轉,反正到時責任也都可以推到我身上來XD」
(笑) 我想妳懂得,我為何想轉,以及非轉不可的原因吧?
又或妳只是不想阻止我想做的事情,如果這樣能讓我開心~



文一:某人
就像一腳踏到路上的那一攤雨水,可是水花並沒有造成太多的漣漪。真的,濺起來的時候只濕了大部分的褲角而已,所有他能夠弄濕我的眼眶的都已經很遠了。

我的確這樣以為。

可是妳們是知道的,直到現在我還是不願意指名道姓的稱呼他,才發現他的名字終究成了我生命中的某種不可言明。

畢竟,即使太陽依舊升起落下,這個人這些事就是不容易隨之過去。

文二:這些話依舊曲折
漸漸的我學會從陌生的小站,獨自回到熟悉的城市
我盯著窗外的風景,淚眼模糊。很是厭惡到站之前的播報聲,帶著曖昧和悽涼。

儘管我曾經認真的相信沒有什麼人會真的憑空從生命裡消失,
他們只是會像窗外路過的風景般,在我的心裡漸漸往後退。

然,等一切退到視野之外,退到再也看不見的地方之後,
和憑空消失有什麼不同?生離不復相見就是死別,這是專屬於告別的殘酷。

所以每當我們擦身而過時,靠近心臟的位置,總有一種輕柔的壓迫。輕柔的疼痛。

其實我們之間的每句話、每個眼神、每次歡笑、每次擁抱、每次親吻,
每次爭論、每次冷淡、每次沈默,我全部都記得。
我不確定我應不應該記得這麼多,但就是記得。這是巨蟹座的致命傷。

只是記得的話語不代表都懂。何況說懂,就等於對自己承認不相容是真實存在的
豈不辜負了我這樣拐彎抹角的保護自己的脆弱?

也許,我應該果決的讓花開花落的更直接一點。這樣才能不動聲色的繼續下去
如果真的就這樣繼續下去的話。如果已經失去了後來,至少盡了綻放的責任。

近日

昨至信義誠品看Re/turn這齣舞台劇,女主角的角色原型是以巨蟹座女子的性格來做延伸,導演很有才氣的讓人物與場景關係流暢運轉,劇情環繞愛情、友情、親情的通俗劇情卻處理不俗,細膩到位,能使人笑中帶淚,向來好容易也好不容易,一個弄不好就煽情,就流於賣弄溫馨的俗套,可這戲有魔力,會穿進人的心裡,發酵出奇妙的影響,5月1日即將下檔,我個人很是推薦,不妨趁剩餘幾日買票瞧瞧

信箱內前幾日收到了另一位巨蟹女子的明信片,她對我說「沒有文化,或許是腦子維修的最快方式」我想她說的是我目前的簡單生活。可我今日在想,即便簡單生活著,心思要淨化卻不很簡單,就像我昨日看舞台劇巧遇過去愛過的人,或是看見一段文字,盯著某個電影場景,或是擦身而過一個背影,撇見一種笑容,都無法讓我不想起一點什麼。

我只是一直探索著自己究竟是個怎樣的人,為何情感會如此濃烈也又如此壓抑,巨蟹座是個好媽媽的這種笑掉人大牙的印象我就不說有多麼的不可靠了,但我們確實是屬於喜歡待在家庭裡的,而這個家庭不一定要有爸爸媽媽與兒女成群,這個家庭的定義應該是能讓你全然放鬆與安心的所在之地,就是家的所在地;我們重視過去所有情感,如果有人說「我一輩子都會愛你」那我想這句話會是巨蟹座說的,但往往我們的愛,很多時候是一種感覺,不是犧牲奉獻無私無怨無悔的,更多時候是深埋在心底的,抹不去的,甚至帶點痛感與遺憾的。

我甚至想說「其實巨蟹座根本適合單身,因為看似好相處的不好相處個性,給別人痛苦也讓自己痛苦無比」確實,我們自己這麼承認著...。是啊,我想我們一輩子也難以脫離矛盾以及揹在身上的保護殼,一輩子莫名的忙碌地往熱燙的沙地裡鑽,朝爛泥裡挖,然後又會突然以極快速度從裡頭掙脫,以橫著走的、不被理解的奇怪姿勢,逃離現場...。

有時自以為屬於大海
但「海」其實也亦非我們真正的家....
所以?何處才是歸屬?又或根本沒有歸屬這個地方?


喔,有人說該練習書寫一個句子的結尾不要使用問號,這樣可以給自己肯定的力量,
但,終究,我還是寫了問號。(←這是句點)

只要殼還在,就永遠是蟹類的本質。

Comments

余悅 said…
除了沒腦力,沒才情,沒那個心情,我也太老了,可內心深處卻仍有某個尚未妥協的部分~~所以,我一再流連妳的部落格~~所以我不斷重讀一些妳的舊文~~miao
BG said…
親愛的,在新舊生活與體會之間,我想我不是為了成為另一個人,也不是為了尋回過往的自己,我只是希望知道,如何才可以身心安穩的做自己...謝謝你還來,倒是我近日好少四處逛blog了...
余悅 said…
dear bg~~應該是我要謝謝妳
我看我所要看的
心靈的呼應能夠讓我身心安穩
就醬囉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