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首歌

她說「來寫那一首歌吧」我說「嗯,又是一個巧合」
因為在提議出現前,想貼上這段,想講點什麼的心意便已發生

來自於我極為喜愛的「孫梓評」寫在尼克‧宏比31首歌書內引文

背包裡的iPod,存有我自備的歌單。偶爾也想考驗我與它的默契,便選擇隨機播放,假裝有一個隱形的DJ,正施展讀心術,猜著我想聽的歌。旋律銜接漂亮的時候,有種說不出的感動。Thom Yorke接著Doves,後面的The Pernice Brothers又交棒給Elliott Smith,我的耳朵接受著輕輕的撫摸,好像又回到那年那條海岸公路....

事實上,每首歌都通往一個場景。
Arthlete的第一張專輯,淋有花東縱谷高低起伏的陽光
Tom McRae的第一張專輯薰著玫瑰咖啡氣味
Jason Marz的第一張專輯,很不巧的,那陣子常去光顧橋頭烏龍麵攤,竟帶點壽司的香氣。

歌,或許只是單純的陪伴,又像是隱形的窺探,秘密的記錄著生活的聲軌...。



貼完這個其實頓時也覺得不需再補充什麼了

音樂之於生活的必要,的密切,的引誘,的上升,的沈淪,的翻攪,的眼淚,的微笑
確實總是這麼一次次的穿過耳膜,拉著腦子從身體出走,通往另一個場景

沒有最棒的一首歌,只有熨燙過心的數首歌曲
也沒有失去新鮮的問題,好曲總是歷時而不衰
20多歲那年聽的,40歲仍然可聽
伴著樂曲,我們成長,也同時不成長著....
還有與男人在床第之歡後,他所哼起的喃喃旋律
有些歌,你始終不知其意,甚至不清楚歌名,但每當旋律響起,
你總會下意識停下手邊所有事情,閉起眼睛....。

另補上之前在她方之城的舊文:關於音樂的九七八 從明天會更好之後看起比較適當:)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