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偶然

於是她一早起床,發現天氣並沒有如同心情轉為灰暗
亮晃晃的陽光,照得每個角落都閃著刺眼的光
天空無雲,有風,是開朗的天氣

她想起那次夜裡父親安慰她的話
「妳沒有搞砸什麼,從今天以後是全新的開始」
她面對著陽光,場景卻瞬間轉到那次夜裡
父親陪她數著一節節奔馳南下的火車車廂
淚眼模糊,數了好幾次,都無法數完



她也想起除了厚黑學之外
父親也曾拿徐志摩的詩集給當時才初中的她
於是那些詞句在心裡住了下來
時不時在適當情境裡浮現出來

今天是偶然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進到屋內,她想,該上班了,照常的塗抹防曬乳液在手腳上
觸摸著肌膚,眼神空洞著,來自心口那熟悉的一陣陣刺痛
或許會讓她好陣子,說不出話。

另一方面,她也想,可不能就這樣倒下去呀
於是盡其所能的,比較起這回疼痛和那回疼痛,何者較為巨大
結果,回憶一次湧上太多次疼痛,讓她亂了

她上網,搜尋「陳秋霞」唱的偶然
讓那些疼痛,再次沈入歌聲之中...

這次或那次固然不同
但對人生來說,一如浮雲飄過,偶然。
最後,她對自己這麼說。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