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遇過鬼魂如你

後來,就退得遠遠的了。

接近的時候是你找上我的,你說「因為看見你留的電子信箱是即時通訊,所以就試試能不能聯繫。你好,我是○○」是啊,確實在留言時,我預計著對方能懂的陷阱。

後來中間好大一段來來往往的文字火花我現在記不得了,也沒有留下任何可供憑弔的證據。畢竟時光流過好多年了,只是我始終記得你是一個如何特別的人,寫著像咒語一樣的文字,擁有令人著入魔道的魅力。「我很可怕喔,可是你不要怕」那是我們相約見面前,你說的一句玩笑話。但後來我才明瞭,那不是一句玩笑。


從來沒有把你很明白的寫進這裡。因為害怕被你的第三眼看見,不過目前一邊寫著,其實也一邊考慮著要如何加入非事實的謊言,好騙過你的臆測。然,畢竟時與空都已經相隔好久了,你還有辦法遠遠的感應我的心意嗎?當現在我們都已對彼此沒有任何感覺的現在。(磁場已經不存在了)

一個消息的傳來,讓我想起你。可那消息一說出來,就幾乎足以讓人猜測你來自何方,所以不宜。其實,瞬間確實擁有好奇,好奇著自己,是否置身其中哪個段落?又或只是佔據一兩個詞句?

然,找到存在的證明與否,其實,也不重要了我說。畢竟,已經都退得遠遠的了。
人因為已不入迷,所以想「對號入座」就沒那麼容易了吧?









如果天空這時突然下起一場黏膩潮溼的雨
或許透過濃厚的濕氣,你會知道我在談你
只是,看來今日降雨機率等於零
而這讓我感覺安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