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經的信

(之一)
在寄出一封信給什麼人的時候
當下內心想著什麼,本身即已詭譎
或許,可以說是投射
文章投射出我們心裡所想的一部份「什麼」
同時我們亦不想描述太多,只簡要說著「推薦給你」
但當那個「你」又是唯一之「你」時
我們確實是希望另一個你,也同時理解、贊同著「什麼」

人與人間,或人與物,人與文章,與自己,與語言,與他人的思想與理解之間
實在有太多交錯的路徑,以致產生過多可能
有時我只是覺得這一切好疲憊,
面對精彩拍案的事物,面對真的能振動心裡的人
反倒自己越來越形錯位,龜裂,焦慮,矛盾,衝突。

那些因此形成的垃圾,時不時爆炸開來
卡在頭皮,指甲縫,眼角,腋下,等等看似幽暗,
對我來說,卻在意而明顯的角落。



事實上,我還想補問一句,你有猜測到,我是能好好讀完這一整大篇的適當人選嗎?
而我確實是。

(之二)
是的,閱讀講求觸感
列在書上或報上的字,置換在電腦螢幕上是不一樣了
文字本身很奇妙,在不同的時空下讀它,總有不同領會,

但這還算好。

你知道的
有些東西讀一遍覺得妙,讀第二遍卻開始感到平淡起來
這讓人想起一壺茶回沖之後,味道漸趨無味的必然
這也像極了有許多我們第一眼感到相當有好感的一個人
見過數眼之後,卻領略越來越多「不愛」的感覺一樣

我愛你推薦的這篇文章,但我並不打算再重讀這文章第二遍
因為往往對人,對事物的過度親密,
都再再證明了,我將更早失去那份存留在心中的美好


我總想,一段文字,若能歷久彌新,才是珍貴且難尋的價值。
但偏偏,越是如同詩的難辨語言,越是容易迷惑我以想像附加過多情感

情緒的起伏翻騰,是美妙的,同時也難受的。
就像文章裡我最愛的這段

「你們對生活一無所知,連釦子怎麼扣都懶得學/這個世界是自我不斷的延伸延伸/你只是喜歡看著無止盡的自己/不斷的出現在世界各處/然後用自己的文字去把所有的空白填滿/你總是用文字摘著花瓣,不斷呢喃著:「我喜歡自己,我不喜歡自己,我喜歡自己,我不喜歡……」/你的癥狀其實就是自戀併發歇斯底里/先天性的無定向喪心病狂自我暨文字崇拜症候群。有時你說得愈多,我愈不懂你在說什麼,也許你沒什麼話要說,只是不得不說」

喜歡自已與不喜歡自己,在辯證與呢喃後,卻都如此絕對。
神經快斷線,這是我的疲憊,也是擔憂,
如同這回信一樣,雖不是垃圾信,卻極像垃圾的苦惱。

Comments

c平方 said…
開始走黑白風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