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筆摩擦》夢境/現實

我從未細究過,到底在怎樣的情境下,我會開始做著這個夢
一個不斷重複在夢境裡出現的劇情,但從來沒有結局...

天色好黑,隱約中可以聽見遠方傳來貓頭鷹的叫聲,我一個人,沒有穿鞋,獨自走在田野,有點害怕驚恐,我不知道這是哪裡,一個我從未來過的地方….




通常我的夢境跟絕大多數人都曾夢見的被鬼追或者是具有飛天遁地的本領並不一樣,絕大部分皆為接近現實性的夢境,好比如日常生活的再演進,一種將白天的生活再夢進夜晚裡的延續;經常呈現的狀態,則是睡醒後感覺似真似夢,於是我對於生活的記憶更為模糊(或者說…更不可靠),有時候我擔心我記住的是不是只是。一個夢境。而已…

越往前走,道路越加泥濘…濕濕黏黏的土地質感,使得腳步每抬起一次,就發出細微的’’啪滋”聲響,這聲音在黑幕之下顯得非常清晰,像是以單音且低沈的鋼琴{Do}音,持續催眠著腦神經….我的速度不快不慢,一直往前走著…

過往所謂現實性的夢境,其中當然也有非現實的部分,而這部分就在於{播放的速度}。十年的歲月,在夢裡被濃縮成一場夢境演出,夢裡頭有小時候的我,少女時候的我,談著戀愛的我,跟父母互動的我,跟朋友對談的我,甚至還有老了之後的我….在夢裡我總是一直活生生的生活,並且與別人對話著,很多話我特別清晰。回到現實跟朋友談天,則以相當自然的口氣問他:ㄟ….你上次不是跟我說.那.個.嗎?…..但,經常,朋友都說….哪有?

前方是個園圃,右側旁有盞昏黃的路燈,老舊的程度就好像在下一秒就會失去綻放光亮的能力,路燈罩裡有為數不少的飛蛾屍體,使得燈光呈現更昏暗的朦朧感…我站在路燈下往前望,一股不知該如何再往前走的惶然,從光著腳的腳ㄚ湧至胸口,正當一陣暈眩感襲來的同時,眼光掠過遠處一個人影,等我定睛一看,這個人影約150公分左右,不是矮…而是感覺曲塿所呈現的高度…我試著看清,結果全身冷汗冒得非常嚴重….連我的腳也出汗了(感覺上),而那幾乎使得我的整個身子與地面黏得更緊….在極度的不舒服之後,我看到了!是個老婆婆….

連續好幾年,我總會一個月做上這夢1-2回,又或者二、三個月做上1回,總之,沒什麼固定性,雖然每回的劇情都一模一樣,但不同的是,在接近那片草莓園圃前,我在夢裡清楚知道,等一會兒我會面臨什麼….但不安感卻從未因此消失,甚至變得更為嚴重,因為…….

老婆婆說:你要走哪一條路!
(快給我說!你到底要走哪一條路!)

我說:我…我不知道….我不能動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不要逼我…)

※刮號裡的文字是夢裡不斷重複的話

每次每次,在夢裡,總是...動彈不得
每次每次,在現實,總是...害怕再夢


此為先前和友人共筆部落格的文章,搬過來本格存放 (寫於2006.三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