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筆摩擦》照片

曾因為某次為了搜尋《百萬大飯店》導演文溫德斯的過程中,看到這麼一句話:

只發生過一次的事,就像不曾發生過。生命中只發生過一次的事情,或許因為重量太輕而記不清,但其中也不乏某些一次,刻苦銘心 / Einmal ist keinmal

紀錄{每}一次,最好的媒介,是照片嗎?
在凝視瞬間,所記錄下的,究竟又能反映多少情境與情緒?



人在拍下照片那刻,總有些心態存在裡頭…
出國遊歷的時候,人往景色前一站,拍張合而為一的照片,以為那便是收納美景;與戀人相戀的時候,拍下兩人親親抱抱的片刻,以為那便是愛情的證據;穿了新衣,剪了新髮型,甚至減肥成功都得紀錄,因為生命中可不能錯過這些有趣的改變…。

看來,人是如此熱愛{記憶}的動物
甚至以照片取代了大多{腦子的記憶}

有些人標榜『我不愛拍照』,朋友的聚會不拍照,出遊不拍照,與親密愛人的照片一張都沒有,甚至畢業紀念冊可能也找不到他的大頭照,我碰過這樣的人類,他們有些專愛擔任攝影師角色,指導場景,指導表情,指導姿勢;另一種則是遇到拍照就躲得老遠,我想…這類人生命中還是有一幅幅照片的,甚至高檔一點是一個短片,而這些用心眼拍下的,存放在腦頁中,卻全不可考.....。

拍照的人給了照片生命,還是被拍的人賦予照片情緒?

一則沒有故事的照片。沒有構思與目的,當下,卻是生命裡唯一的快門幾分之幾秒
一則有故事的照片。以光影以場景以人物表情,卻往往說出了超越照片表面的故事

照片對許多人來說是記錄,但被記錄下的,若是不完美的呢?
情人間甜蜜的當下,被記錄的是不小心晃了頭,翻了白眼的模樣,想保留嗎?朋友間歡樂的當下,被記錄下的是一片模糊又個個像鬼的紅眼,又想保留嗎?或許,我們想保留的只是{當下刻在心裡腦裡}的畫面,但是照片真的辦得到嗎?

數位相機發明之後,拍到滿意為止的再來一次!又真的記錄了什麼?
往往代表著不美好的色情腥羶,社會黑暗,暴力恐怖的照片,卻總以更大力道吸引眾人目光....。

照片,
給了美好一種虛構的可能,
給了記憶一個搜尋的起點,
給了時間一個存在的證明。


反映人生,但不等同於人生



此為先前和友人共筆部落格的文章,搬過來本格存放 (寫於2005.十月)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