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們,我們



大半年來,陸續收到女朋友們的明信片。
明信片上總塞不下太多文字,
短短幾行,在搭電梯上樓進家門前,便可讀完。
有時順手往餐桌一放,同帳單發票一起,
隨著日子快馬加鞭過去,便也沈入時光,化為浮光掠影。




我問「如果今年什麼都不寄」有沒有關係?
實在也不是懶的原因,或許是太過自信,友誼已到了不需刻意表明,便能知曉的境地
又或是我刻意抗拒,不想在特殊的日子裡,為其添加意義。

其實,
現時內在確實對於關係的希冀,傾向於越不激情
只想維持著安心的舒服感,沒有壓力的距離
縱使我們始終總在天涯兩端,仍清楚溫暖觸手可及。

我們,
始終一直走著各自的故事情節
荒腔走板,滑稽好笑,脆弱徬徨
但哪回不是一陣風雨後歸於平靜
最終我不過盼望
友們,
都還能是彼時所理解的我與妳...


PS : 而這已經是去年年底的草稿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