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專案(微靠腰01)

前言:

我準備來個小專案,然後用上最近很流行的「微」字眼,什麼都要微一下,從很早就開始出現的「微整形」「微網誌」到近來過度使用的「微電影」再到讓人直呼三小的「微單眼」「微提案」說起來這些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不知與對岸的微博有否關連,總之後來就像是開玩笑的流行語一樣被亂用了起來,微做愛,微便秘,微腦殘等運用範圍之廣,簡直微中邪!

言歸正傳,這個微專案,打算為期一個月,也就是說,接下來每天會強迫自己打點字(先前關閉網誌是因為有日不小心將附有網誌簽名檔的信件寄給了加盟店家,嚇得我趕快關閉,避避風頭,現在想來,應該危險期過了,若真被知道了,其實也沒輒)

而太久沒寫,今晚的大雨讓我覺得是個很好的開始。(倒是會不會明日出太陽又讓我不想寫了,我也不知道),不過基本上希望不要半途而廢。



另外,這個微專案,我並且決定要從頭到尾使用同一張照片(就用昨天的自拍),每一篇會套用一款不同的濾鏡效果,不過請不要說我自戀,這是對於攝影已經淪為濾鏡套色的諷刺,謝謝。(大概有人會覺得我在靠腰瞎扯)  PS : 現在腰壞掉了,其實就不能靠腰了,我說


腰痛復發,不能騎車,於是利用坐車時間分三天把紅玫瑰與白玫瑰給讀完,電影看過一次半,倒是散文原著從未讀過,就這麼讀起來的原因,是因為想起「振保」這男主角名字,卻怎麼也想不起紅玫瑰與白玫瑰各自叫做什麼,看完了文章,大概也覺得其實女人的名字在這故事裡壓根不重要,她們代表的只是一種形象,一個在男人心裡的位置與角色,況且到頭來無論是剛烈浪蕩或是清純求全,都是輸家,誰又會記得輸家叫什麼名字?

閱讀於我來說,總是這樣的,若沒有角色可以讓我產生投射,那實在很容易讀不下去,我總是在故事裡找著自己的影子,在這故事裡,我斷然可以很清楚分辨我是紅玫瑰或是白玫瑰,看著她這樣活著,說著,又走到一個下場裡去,跟著唏噓。張愛玲小說,貌似千變萬化,可總不脫男女之間那些暗裡來明裡去的糾結呀~

裡頭一段:

振保靠在闌干上,先把一只腳去踢那闌干,漸漸有意無意地踢起她那藤椅來,椅子一震動,她手臂上的肉就微微一哆嗦,她的肉並不多,只因骨架子生得小,略微顯胖了一點。振保曉得:“你喜歡忙人?”嬌蕊把一只手按在眼睛上,笑道:“其實也無所謂。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振保笑道:“那,可有空的房間招租呢?”嬌蕊卻不答了。振保道:“可是我住不慣公寓房子。我要住單幢的。”嬌蕊哼了一聲道:“看你有本事拆了重蓋!”振保又重重地踢了她椅子一下道:“瞧我的罷!”嬌蕊拿開臉上的手,睜大了眼睛看著他道:“你倒也會說兩句俏皮話!”振保笑道:“看見了你,不俏皮也俏皮了。”  

是的,現在我們知道了,紅玫瑰叫做嬌蕊  (而白玫瑰叫做煙鸝)

故事的最後一句,是那樣的諷刺
第二天起床,振保改過自新,又變了個好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