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麼輕也這麼重的交會

5/19,今日是你的公祭。
晚上11點這刻,
你已平安抵達奈何橋,
喝下那碗孟婆湯了嗎?

此刻,
除了在心裡默默說聲一路順風外,
似乎也毋須再說什麼,畢竟
遺憾與思念,並不足以喚回生命的復甦。


不知道最後的這幾個月你是怎麼過的
我翻起了剛知道你病情那時互傳的簡訊
最後時間停留在2月20日,
那是「謝謝」兩字

5月10日那晚,你走了。
想必那晚你聽見很多人為你哭了,
想必你也看見我的眼淚裡,有多少的自責

這段時間的疏於聯絡,竟如一眨眼的過去
再次收到的,已經不是你親手傳來的簡訊
而是友人轉述,你已撒手人間的消息........

在人世的路你已結束
在彼岸的路你才開始
多盼望在那,你一路平順好走

別了,吾友,誰能料想到
人與人之間的交會,是這麼輕也這麼地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