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一場

騎車經過住家附近工地,在一群工人裡,撇見一張熟悉且令我憎恨的臉
視線立即凍結,在我們四目交接的瞬間
想假裝沒瞧見都不行,
他當然同時看見了我,
並對我點頭微笑致意。

極短的惡夢,
力道卻有如利刃,狠狠的插進
胃痛得醒來,夢與身體讓我知道,
那些想逃避的,還是只得繼續逃避。

Comments

Adonis Chen said…
感覺…好真實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