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之光



用影像訴說語言所無法敘述的事情,這是不對的。
語言無法敘述的事情,照片也必須保持沉默
-哲學家 維根斯坦



他想,自己想收進底片的,
或許就是那種沉默
不是敘述什麼,或是訴求什麼的雄辯式照片
而是所有語言都在被拍攝體面前沉默的照片
是追究事物本身的照片。

是對事物本身提出單純問題
而這問題沒有答案的照片。


本質上世界是不客觀的
最好認清這世上沒有客觀的現實
我們究竟能在喪子母親的哀傷中找到何種客觀性?
號稱具有客觀性的報導不就是改變型態的野蠻嗎?
我們不能去拍攝,強迫灌輸某個印象的照片
這和納粹的所作所為一樣。

節錄自「崩壞之光/片山恭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