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還是記錄了

說是發現,其實也不盡然。
而是當事實既定的時候,你根本也無需回想這一切如何發生
(而你就這麼相信這是事實了,甚至連試著解釋過程都不想)

一種想草草蓋棺論定的眼不見為淨
逃避可疑之點,放棄抽絲剝繭
只想讓逝者Let It Go

而這說的是有關於「自己再也無法梳裡自己心情」的事實

好長一段時間,死在時光裡的心情,
不被文字所記錄,甚至也不在記憶之中

我幾乎清楚
那個曾經你們爭著說
誰比較愛我的那個我,再不可能重生

不想發光了,
無話可說了,
我用了「低調」兩字,
而你我都知道豈止是。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