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姬的神力廚房

這篇文章標題其實是模仿「旅遊頻道-凱莉的神秘廚房」下的,其實,有點兒諷刺意義。

這是旅遊頻道在去年上檔的一個節目,專門標榜教製作東方美食,但或許似乎是拍給外國人看的,為了營造一股神秘的東方氣息,主持人做菜時總是打上一堆柔焦,有時還會點蠟燭,弄得像是Louge Bar一樣,做菜空檔時,攝影機會PAN來PAN去四周很刻意的禪風擺飾,是個徹底為了顧及美感,而完全喪失東方料理真正面貌的節目。就像BC曾在她文章敘述的:根本就是神仙教母在做菜嘛..切個豬肉 裹個粉 扮一扮都要來slowmotion,還有殘影耶!哇賽。有沒有這麼神秘啊!哈哈哈~我覺得實在形容得真好。

老實說,中國人對於「做菜」這檔子事,不來點大火快炒、煙霧瀰漫,還真覺得缺了點美味。我經常看旅遊頻道的料理節目,對於外國人把材料全部拌一拌,淋上橄欖油、灑點起士、擠些檸檬汁進去的料理方式,老實說,通常都是看得賞心悅目外加新奇的意義,大過於引起照本宣科跟著學的意義。

身為東方人,吃著中國料理的我們,雖然對於外來食物接受度很高,但老實說,有誰不同意,吃來吃去還真是中國菜好吃,中國料理的深度、廣度,那絕對是外國人遠遠所不及。每當想到這個,我總慶幸可以投胎到博大精深的東方美食國度,讓味蕾幸福地感受豐富的滋味。



從小,我自己在家裡也算是接受不少料理的薰陶,爸爸非常會做菜(連豬血糕、發粿什麼鬼的都會做),而媽媽則是煮了好幾十年家常菜,也算是老手一枚。由於他們社交圈很廣,所以家裡經常會有大批客人來訪,我家甚至有辦桌用的12人圓桌(中間還有轉盤)。每當他們準備宴客菜又或是平時煮菜時,爸爸特別堅持,我必須在一邊站著,聽他邊煮邊教,順便負責遞材料、遞盤子、擺盤;在看著他料理的過程,我經常深感佩服,往往一些根本想像不到可以搭配在一起的東西,被他隨意一搭就是一盤美味。我總想,會不會他走錯行,不該當文人,而該去當廚師呢?雖然,直到現在我始終沒什麼機會展現或是練習自己的廚藝,但是,每每自己做菜時,我總是驚訝自己何以像似擁有天份般,隨便煮隨便好吃,然而,我知道,這一定與長期來自家庭的耳濡目染有關。

一直到現在,父母親雖然都已年過60,依舊很愛煮、很愛教,去年冬天,因為全家人都極愛吃羊肉,爸爸甚至豪邁地買了頭全羊自己宰殺,想要好好吃個爽,我的嘴裡雖然對他嘟嚷著:「愛吃也不用買一整頭吧,應該會吃到吐」老爸卻信心滿滿的說「妳等著看好了,包准你們不會覺得天天吃羊肉」後來,事實證明,老爸又讓我再一次地佩服。唉唉~身在這樣的國度,乃至生在這樣的家庭,怎能不感嘆,這實實在在是我的幸福啊。(不過,身材很堪慮就是了)



話說回來,我覺得「料理」其實一點也不難懂,只要多吃、多做,自然能漸漸體會箇中訣竅;至於廚房啊~當然不用神秘啦,只要注意每次煮完東西,擦拭四周,這樣就可以保持明亮乾淨的好環境與好心情囉。

Comments

AngelEggroll said…
說到吃,我始終不能明白:
四周那些德國男人每天早餐吃小脆餅乾加牛奶,午餐吃學校餐廳叫不出名稱看不清楚真面目的麵之類的玩意兒,晚餐吃麵包加上起士。

他們這二十多年是怎麼活過來的?

我正試著用可樂入菜,希望一切美味。
BC said…
阿哈哈哈哈哈,
我說過這段話我都快忘了。
不過那確實是神仙教母,哇賽到不行。
話說羊肉真她媽的好吃弊了,
又騷又香的,讚讚讚!
有這樣的爸媽真是好噢,
雖說我老娘也是挺會煮,
不過我想我也有得到些真傳。
但是我懶是真的,
大概跟你不同是學校附近太多吃的了,
鄉下嘛,又什麼都便宜的很。
我有閒時間才會煮,冰箱才會滿滿的。
這樣想想大四一整年我幾乎沒做過菜了,
嘖嘖,想想大3整年我可是玩的不亦樂乎咧。
嗯。...我該檢討檢討了。
哈哈。
貝姬 said…
親愛的蛋捲小姐...對於您的遭遇,本人深表同情,並且誠摯的相信,您已經窮途末路了(哇哈哈哈哈)

親愛的BC:我突然有個點子,不如就利用妳還在校,有攝影器材可用的日子,找同學一起拍個Friends神秘廚房短片,記得一定要有慢動作、殘影、柔焦呦~(又哇哈哈哈哈了)
費迪 said…
我餓了
跑兒 said…
那個綠綠的菜該是叫什麼鬼來著的?
小時候好像超愛的....
好懷念好懷念好懷念好懷念好懷念好懷念啊Orz

魚倒是可以免了,我對於美國人掩耳盜鈴式的去頭去尾一整塊看不出來的魚類烹飪法實在非常鍾愛呀

(據我爹的說法,我本人是生為島嶼人的恥辱XD)
貝姬 said…
是空心菜啦~哈(掩耳盜鈴的去頭去尾←這形容還真好)
Bassanio said…
我覺得那個英國美女的做菜節目比較好看。
莉莉桑 said…
難怪你會欣賞那樣的廚房了,
看到久違(雖然也才一週)的台灣菜,
有點想湊近, 看能不能聞到香味..>_<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