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一段文字,重重的滾下來

自從決定不在這裡講私事之後,這篇發表就應該只能算是破例。昨夜我讀到一段文字,除讓我亟欲分享之外,更重要的是,我的腦子因為這段文字滾出了三個想法,需要在此公告,縱使,這確實只是我個人的私事而已。


鐘文音|中途情書:致母親的復活曲

下體刻意長期邁入乾燥
我看見母親的子宮沙漠成為我的
沙漠種植沒有被命名就栽入的大大高高椰棗樹
沒有父親之名也沒有不倫之名
她們只是又熟悉又陌生地挺直在沙漠子宮
並企圖招搖一些生命的愉悅跡象
椰棗樹延伸在我的體內
子宮成了世界盡頭
他們無路可走 遂企圖死戳著再也流不出一滴水的溫暖密穴
以為如此可以安然度過夜的死 慾的死
死水濕氣趁隙沿著臉上毛細孔攀爬上我不斷氾油的鼻頭

滾出第一個:
為什麼這段文字可以隱晦得如此暴露,可以細微到如此直接,為什麼這些彷彿深藏在我心裡的字句,就這樣被鐘文音寫了出來?這只是個起頭,那些對著母親該吐盡的話,在有生之年必須化為文字的必要,讓我決定開始著手寫作(沒錯,是認真的寫作,之前都不算認真)。公開發表之日,將選在今年樂多夏日挑戰(也就是會有30篇的意思)。若是停辦,我也仍會向自己挑戰。(讓我決定將此私事公開講的原因,只因我不願讓自己,有任何退路)。

滾出第二個:
就在認真的念頭開始之後,朋友從MSN稍來消息,再次詢問2007年的Decadent Present到底要不要製作!所以,就在日子已經走到2008三月底,並且極有可能在明日總統大選結束,就走向改朝換代的此時,我在此宣布2007DP最晚會在樂多挑戰前推出,最快就是這個月底。總之,算是一個結束,對於這個部落格,已經徹底想轉型,不想再講私事的一種ending。(不知道什麼是DP的,請參閱連結,而這份特殊的禮物只會送給老朋友,新朋友們,就讓我說聲抱歉)
2004/2005DP2006DP

滾出第三個:
這個想法,就是純粹的心情....以下
我多希望我不要再次破例,我多希望從此這裡變得不帶感情卻讓人感到豐富不已,但人們還是在這裡來來去去,人們還是稱呼我為貝姬,人們繼續在此玩得很開心,人們有時還是會逛到舊的文章去,於是我想說:「我不是沒想過,因為一個人,就將自己惡意的與之隔絕,究竟有沒有這樣的必要性」,但,只要存在於我心裡的決裂因子一日存在,這樣痛苦的膨脹又萎縮自己的狀態就會繼續,就會不穩定,所以,除非哪日我穩定得足以讓人重新定義貝姬這個姓名,我才會再次回來,否則就會一直這樣下去....反正我也已經延展出另一個姓名了,不是嗎?

雖然,仍不知該如何拋棄貝姬的影子
又或,我還不知道應不應該徹底拋棄....


PS:所以這就是為什麼那些與分享無關的舊文章仍然存在的原因,雖然,我在這樣的狀況下,其實並不希望它們繼續存在太久(這段是回覆某個朋友問我的話)



Comments

Denny said…
潛水已久,但看到DP而浮出版面。

想請問貝姬小姐,陌生人也可以擁有一張嗎? 而且還在日本,哈。

Anyway,如果不寫私事好像就沒啥意義寫部落格了不是嗎?
BAGGY said…
我好驚訝有你這樣的潛水讀者吶...
一時之間也不知該要給或不給
在日本念PHD....
這真是太令人感到遙遠莫及的連結了
我甚至剛剛逛去你的部落格
試圖搞懂你的所學,但如你自己所說「難以讀懂」然後我再次大嘆這世界真大,學海無涯等等等的....

最後,我決定既然是潛水者,那就告訴我一下你長期潛水閱讀我部落格的心得好了(300字應該OK吧?)然後就可得到^_^

PS:我會不會太不大方?
Denny said…
心得的事情想了有點久,不過既然是心得就不免歌功頌德一下。哈哈。

說起來算是很奇妙的找到這個地方,但更奇妙的是我不會每天想要看這個BLOG,因為知道這個格主不會每天靠腰,也不會每天都寫一樣的事情,所以我都選擇星期五下午看,在快樂中接受那點寂寞與無奈的心情,雖然在某些人的角度上來說是極小且無意義的。

用不加以修飾的文字書寫,就像是喝水,所以定期喝水是健康的,或者說,定期看BAGGY的網誌是生活的一部分。

大概就是這樣吧 :P

可以伸手要了嗎 哈
BAGGY said…
Denny:

多少的人對著浩瀚的網路書寫,透過奇妙的連結又或某種我們所不知道的緣分牽連起來,於是養成習慣,於是某人的生活也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份,這始終是我覺得書寫部落格最最美妙的部分,很感謝你的告知:)

若此刻非要起個與您的溢美之詞無關的送禮名義,不如就讓DP這小小禮物,當成您的新婚之禮吧~(不成敬意,請收下)

PS:別忘了把地址寄到我信箱來喔
baggy.life@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