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該高興或難過

Dear Friend:

在你講完「我越來越獨立自主了,真不知道該高興或難過」隨即下線之後,我也反問著自己這樣的問題....

老實說,我們能找到這問題的唯一答案嗎?我想,並不行。甚或我可不可以這麼說:世上所有事皆同時包含快樂與難過(差別只不過在於快樂多一些,又或難過少一些罷了)。


我思考起自己似乎還算是個獨立自主的人,但卻已經很難細究是怎樣的成長經驗造就我確信著「不假他人,才能不受制於他人」的思維模式,許多時候,我確實很自傲的以為,在情感上、工作上、生活上,我真的不需要任何人。

然而,就在我將獨立的姿態越發站穩後,習慣獨自解決問題後,我也同時發現著,獨立讓我對事物越來越失去耐性,讓我不懂該如何向他人尋求協助,讓自己在遇到事與願違狀況時,失去溝通的意願....有時我確實很自傲於我的獨立,有些人稱呼我堅強,但天曉得那會不會是因為害怕受傷?之於我的獨立,是如此的,那麼你呢?

我認為,獨立自主這回事會漸漸成為反射動作,在越來越獨立之後也只能越來越獨立,伴隨而來便是孤獨,而相信我,連孤獨這回事,也會變成習慣,甚至沈浸於孤獨之中,自覺安心。

我不知道,我這算不算是對獨立自主做出評論
一種「獨立自主」似乎,不怎麼妙的評論。

還記得有一回我們在那個你愛的陽台上談的話題嗎?那時,你認真考慮著要自己搬出來住,我記得當時沒有什麼結論,你也沒有確切說出明確的想法,我只知道,現在你仍不是一個人住。

或許,你會說,獨不獨立與是否自己獨居無關,但,我確實很想看到,當你真的實現了你的夢想,去到國外獨自生活,「自己」一個人建立起最讓你覺得「自己」舒服的節奏。

某種程度來說,我可不可以說:對於一個我認為並從未真正獨立自主的你而言,我認為獨立自主對你是好的,而對我這樣一個已經長期太過獨立的人來說,獨立自主則必須有所克制。

雖然,我說你從未獨立自主,不盡公允客觀也太粗糙暴力,實際上我看到的是,你既是反社會但也受限於社會,實際上你既感情漂泊但也同時重感情,實際上你雖然獨立創作但卻深切需要他人協助,實際上自慰可以單純視為發洩,但它卻該死的讓你聯想到獨立自主。

沒有情感交流的自慰,不是高興,也不是難過,就只是發洩罷了。然而,應該有情感交流的性愛,若你也將之視為發洩,那麼不如就還是自慰好了。但那,仍然與「獨立自主」無關。



PS:這是五月時寫給某人的信,曾經也想過PO出來,但後來標題下的是「一整個還是別PO好了」;今天,我再次想到「獨立自主」這回事,於是重讀了一遍,然後決定PO出來....我想對這位朋友說,雖然我想念你,但是,我決定繼續堅持我的獨立,希望有一天,你也可以不必再自問究竟該高興或難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