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低潮中,實驗

不知怎麼地,整個人不斷焦躁起來,很難定下心,以游刃有餘的姿態應對繁雜俗事。

每遇這種時刻,我往往非常縱容自己,讓時間毫無建設地浪費,等待處理事情的動力自己回來,在這樣焦躁鬱悶的心境底下,經常合併著噁心反胃、體溫失常、部落格不發文、電話不開機、用餐食不知味,閱讀不了書籍,音樂聽不進去,無心思考影片...等等狀況。

我研究過,往常這番時期可得出如此脈絡:輕則三天結束,長則約持續十日,頻率大約以二個月為循環。

我的所屬星座本就擁有較為情緒化的特徵,我亦聽聞這星座的情緒會隨著月亮盈缺而波動,雖說,由理性角度而論,情緒可以被管理,但我相信有不少人亦曾與我相同,體驗過所謂「沒來由的情緒低潮」。

說真的,我曾持續好幾個月,半信半疑地試圖建立一條「情緒高低VS月亮盈缺」的演變路徑...後來雖未解讀出什麼邏輯,但卻也意外發現多次低潮點,落在經期前10-14天期間。後來好一陣子,因為這個發現,幫助我有效地釋懷了不少的苦悶,我會告訴自己「是因為那個快來了才會這樣,再過幾天自己就會好了」那陣子,只要有朋友心情煩悶向我訴苦時,我總忍不住熱切分享,要她們也試著紀錄看看自己,試著先別多想。

情緒,究竟是否可以被歸納,被研判,被預知呢?
人生的真相,是不是其實是一場疲憊與積極的循環?

也曾有過一陣子,我將性愛當成一帖可有效縮短情緒低潮的良方,與他人肉體接觸彷彿便是一場掏洗,可帶走無以名狀的情緒塵埃,但,畢竟重複循環的情緒問題,無法長期倚賴單一形式療癒,就像吃藥吃到後來會產生抗藥性又或演變為病態的依賴一樣。

於是,我亦試圖尋找其他方法,雖然,我得很誠實的說,在低潮時,所有日常有趣事物全都成了無趣,唯獨剩下性這件事,尚能使我提起一些能量;有了這樣的發現之後,我同時也不忘提醒自己,我勢必仍得稍加控制,不然,過於濫用此法,勢必會讓唯一有興趣之事,在某一天突然頓失樂趣,而,那將有多麼可怕.....

後來,我又持續地實驗著各種辦法,其中對於緩和情緒,稍有成效的包含:改版、讀詩、散步、游泳、整理環境、洗很久的澡、強迫自己臉上掛著微笑。而無效的則是:喝酒、書寫、玩樂、逛街、沈迷工作、打扮漂亮。

目前,煩悶躁鬱的情緒,依舊無可控制的來臨並且依舊頻繁,而我也從未變得更加光明或消彌了骨子裡的黑暗思考,但現在我至少藉由一次一次的低潮機會,讓自己更加明白了,我該如何在這之中,可以不加恐懼的接受它。

Comments

跑兒 said…
忍不住要大叫我也是。

我也算過我的週期,大概也是親戚來訪前一周。我的解決辦法是就真的什麼都不做,喝點小酒(為了強調"小"字,我的限制是不開超過一瓶紅酒),然後睡一直睡一直睡XD 或是硬是把自己逼去跟朋友吃飯,稍微轉移一點注意力這樣。

不過這種東西真的跟宿醉或是療情傷一樣,需要時間過去才會好啊。
BAGGY said…
跑兒:大叫我也是的「也是」指的應該就只是週期這回事吧?(其實我是很想有人附和性愛那一段)老實說,那段確實在於某些人看起來,應該會很無法理解吧.....

我想你對紅酒的"小"依賴,大概跟我對於香菸的"小"依賴差不多吧(我是盡量克制讓自己一天不要抽超過一包煙)
費迪 said…
或許「打掃客廳」也是減低憂鬱的良方,要不要試試看啊...ㄎㄎ
BAGGY said…
(跌坐在地) 留下兩行老淚 說: 老生活到這把年紀 走闖江湖數載 既然承諾 也就只好照辦了....
阿維 said…
那我就來用力附和一下性愛這段吧...雖然目前沒有辦法這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