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 [19-30 ] (END)

失控-[19]
當男人思緒還來不及從過去拉回現實之際,電腦螢幕剎時在黑暗的房裡亮起刺眼光芒,所謂的「救命丸合約」已經傳送到府。他強打起精神,腳步卻依舊被恐懼緊緊綑綁,一不注意踉蹌跌了一跤,額頭撞到了電腦桌腳,滲出血來。

失控-[20]
隨意用手抹去了額頭上的血,男人全神貫注看著電腦螢幕上的合約「請您仔細閱讀以下資訊,當您按下確定鈕後,本合約即刻生效,無法反悔,合約有效期限為終生,保固期亦為終生」男人嘴裡將這些個字唸了出來,電話也同時間響了起來


失控-[21]
「順利收到合約了吧!由於事關貴夫人生命,請您盡快決定」「這費用多少,上面怎麼好像沒寫?」「我建議您還是仔細看一看,不過要看快一些就是了!對了,您頭上的傷,要不要先抹點藥?現在...又滲出血來了喔~」電話那端跟他有著同樣聲音的男人,用著相當輕鬆甚至帶著笑意的口氣跟他說話

失控-[22]
肯定有人在監視著這一切!男人心想。但這時也管不了那麼多!壓抑住內心的噁心感與寒意,男人聚精會神地繼續閱讀這份奇怪的合約。「當您同意此份合約,亦即表示您同意將身份授予本集團使用,您不需特別辦理任何手續,只需要按下確定鈕,本集團即透過貴端電腦螢幕擷取您的瞳孔特徵,以作為身份取得,日後將每月從您戶頭定額扣款1萬元,同時選舉投票也將委由本集團代投,您不得有所異議」

失控-[23]
讀到這裡,坐在電腦椅上的男人,不由得往後退了幾吋,他腦子裡冒出「賣身」這個字眼,覺得既恐懼又憤怒,同時不免想著這不會是玩笑吧!情緒一時之間無法整理出頭緒,看看躺在地上已無氣息的妻子,想起結婚後對不起她的一切種種,男人的頭隱隱的痛了起來,此時電腦螢幕,突然隱沒成一片黑...

失控-[24]
男人慌張的激動亂按鍵盤,一邊打起方才的救命丸訂購電話「考慮得如何?袁建華先生」那個「自己」的聲音分外平緩,甚至也知道他的姓名。「為什麼畫面消失了?」「您看完了不是嗎?我們可是一直追蹤著您的瞳孔反應呢~」又是一陣令人反感的笑意傳來。「好好好!我同意,我同意!趕快把我妻子救活吧!」「好的,那麼合約將再次開啟,您有1分鐘時間來完成合約確定的手續」

失控-[25]
合約確認後的幾秒鐘之內,有人旋即按了門鈴。男人想「是救命丸來了!」開了門,一個全身穿著黑衣,戴著黑禮帽的矮小男人,遞了一小包東西給他,說完「混著血喝」便迅速的離開了。男人壓根不確定自己是否聽對了,他想「去哪裡弄血!」一邊看著那一小包東西上面的服用指示,才確定使用方式是這樣沒錯....

失控-[26]
男人索性將頭再往桌腳撞了一回,這次傷口更大,血也流得更多,他用手又接又擠的在傷口上,以便得到血液,伴隨著近似咒罵的哀嚎。總算餵了妻子那一小包藥丸,他癱軟在地,眼神空洞,喉嚨想發出一點聲音,卻乾澀的像是沙地一般。

失控-[27]
等到男人醒來,妻子已經醒了,彷彿沒事一樣正在廚房忙著,他確認地看了看她,她也回頭望向他,然後,妻子說:「餓了吧?」袁建華「喔」了一聲,起身走到餐桌邊,摸摸還疼痛的額頭,想打開冰箱拿點冰塊來敷著,妻子一個箭步拉他坐下「等等我幫你,先來吃東西」她溫柔地說著

失控-[28]
男人確實也感到肚子餓了,經歷昨夜折騰,恍若夢境。據研究顯示「性愛乃幫助心情放鬆的最佳辦法,其次則是飲食」袁建華心想,若不是家裡四處還看得到斑斑血跡,若不是沒有身份被奪去的一種詭異感籠罩,這時確實是該快樂、輕鬆的吃著東西,以及做一場愛...

失控-[29]
正當男人想對妻子說點什麼,他的手機響起柴可夫斯基第六號交響曲「催命符又來了」忙碌的公事讓袁建華經常不在家,這鈴聲正是代表公司來電。然而,袁建華沒有接起電話,他想「身份都被奪走了!最好是有人可以代替我上班!」想著想著自己竟然乾笑出來

失控-[30]
吃著妻子料理的餐點,袁建華想重新開始他的人生,離開外頭的情婦,離開討人厭的工作,雖然不知道所謂的「奪走身份」到底會發生什麼事,看來一切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他一口接著一口吃著,腦子頓時放鬆不少,但眼皮卻感覺越來越沈重,接著他沈沈睡去,從此再也沒有醒來....









後記:
救命丸集團是這個城市散佈莫名病毒的幕後主使,他們同時藉由挽救人們性命,取得他人身份,逐漸掌控人類社會,至今已成功掌握159萬8563人的身份ID....下一步他們將推選總統。人,約末是這麼回事,為了生存,喪失自我一點也不算什麼。(被妻子再次毒害的袁建華,也將永遠都不會清楚,妻子的活,換來了自己的死,生命,生命,生死有命。)


PS:這個故事從2008年4月發展開始,就停滯在2/3處沒有繼續,事隔一年,將這些字串串起來,並做個了結,也算是將這「文字粽」給完成了。(前幾日在撲浪上發誓一定要在五月前寫完這篇,終於有一次,我說話算話了) 希望各位讀得愉快,也希望矛盾之處不多(笑)

前情題要:
失控[01-09]
失控[10-1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