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很多的「窗」

毫無疑問的秋日十月最後一日,氣溫飆升至31度C,夜裡的睡眠,除了需要再度開啟風扇,還得再開扇窗,好讓山上的風,為房裡吹進一些涼意。住在山邊,總有那麼些好處與壞處,好處是有種假郊外的清新脫俗感,壞處是越到年底越能感到寒冷與淒清。

十一月來臨,這日,氣溫不若昨日高溫,驟降了10度C,離家不遠的鄉公所電子看板上,顯示著溫度21;昨天穿著短袖還流汗的我,今天就換起冬天最愛的舖棉外套,我站在廚房洗水槽的窗前,吹著寒風,看著外頭不再晴朗的天,灰沈沈的,突然就又開始憂鬱。

那時,我在想「要是沒有這扇窗,我的情緒會不會比較穩定?」「太過敏感的人,是不是家裡都有這樣的一扇窗,一扇彷彿用來吐納日月精華的窗,一扇讓心情有所投射的窗,一扇讓人觀著日升月落、風起雨歇,讓心情乎東乎西的窗?」


另外一種窗,就像芭樂所說的視窗,只是,我在想,當開啟越來越多的視窗,是不是就會更煩亂,我是這麼樣的一種人,一種害怕因著嘗試,而看見不想看的風景的人,發現新奇時或許有短暫的高興,有些時候當然也接受了些衝擊,有些時候甚至開了窗之後,還會讓人想深入的進他人的門....太多的不確定,讓我不太願意走出去,我只是有時開了好多窗,有時又關起每扇窗,藉此讓自己忙碌地演著內心戲。

「這世上,究竟是往窗外看出去的人多?還是往別人窗子裡瞧的人多?」

有些人家裡的窗開得很大,家裡擺設些什麼幾乎要看得一清二楚,或許是樂於展示(又或我該說,是刻意的展示?);有些窗,你則很清楚主人只讓你看見家中的一角,其他更多的細節,完全無線索可循;而有些主人則擺明在言語中透漏他家窗戶很多,但設置在哪裡,你必須用上更多的觀察能力。在視窗的世界裡,你透過他的窗看他,他也透過你的窗看你,看久了,或許會再交換一些關於窗戶內的祕密.....有人想知道誰來過了,有人則從不關心來者何人。

窗戶是這樣一種奇妙的東西,它是我們與外面世界的連結,也間接影響我們的思緒;待在一個沒有任何窗戶的空間,究竟是多麼的安全又或是封閉?而這世界上,有沒有永遠不開任何窗給任何人經過的人呢?那是因為什麼樣的原因,以致於他決定對世界如此疏離?

眼瞎了,還有心眼在;窗關了,還是需要縫隙才能繼續呼吸。所以「人」是不是只要一旦來到世上,就永遠無法自外於世?忽然想到午后所看「紀子出租中」影片裡的一段話「為了呼吸,我們才來到這個世界,而不是來到這世界,才開始必須呼吸」兩者差別在於,前者是主動的生命,而後者是一種被動的姿態。

開窗,關窗,怎樣都行,差別或許只在於是否切合時機。冷了,就關;熱了,就開。
你看見了,或許只是剛好,你看不見,不代表外頭沒有任何事情。

開了窗,想看看誰會經過
開了窗,想讓心裡透透氣
開了窗,往內瞧探尋秘密
開了窗,選擇縱身跳下去

窗,這樣奧妙的窗,讓人想很多的窗....
你現在正開著幾扇,又關著幾扇?

Comments